大卫2平台

健身运动 admin 浏览

小编:君曾想过,当汝百年之后,希冀他人以何言相送?言此人一生堪称伟大抑是此人将被永久缅怀或为其它。生命之奇在于生前事业死后常在,正似投资谋后代以利。概君若扪心深察,亦将

  君曾想过,当汝百年之后,希冀他人以何言相送?——言此人一生堪称伟大抑是此人将被永久缅怀或为其它。生命之奇在于生前事业死后常在,正似投资谋后代以利。概君若扪心深察,亦将驱于生命之奇,寻一人生目标,为其奋斗,及至功成名就,传扬天下,死后亦不被人所铭。

  可曾展望,君仙逝后,他人或以敬畏之心怀君之名或刻君于石碑之上,供后辈仰之?抑是身虽为凡人,然以拥不凡之名或乃更甚为今生之求。

  生于今夭于明的孩童有之,天赋爱因斯坦之才然于生之日殇于疾的亦有之。生命之奇遇在其不定,吾辈灯尽油枯之日亦非以耄耋之年冠之。在世之日,可以周期分之,期期必绘之以浓墨重彩,于浮沉不定中渐臻成熟。况,生命之可悲在汝徒存世之多年,碌碌无为也,难以发潜力之能,求取功名;难以借闪闪星火,亮照人生!

  生命之险变,何可胜数,然既浸之多岁,亦不足道哉。遂令凡人之躯,役使于周遭之道,细思之,甚美矣。汝以凡人之思,虑生命当以何如,殊不知生活并不以凡人之思行之,当此之间,问题即至,烦恼即来,汝伤神绝望亦难免之!

  人之生命,诚贵也,犹当存之以存,经其未经,学其可学,于分秒之刻添其义,莫以分秒之短,略之也!

  生命之路以其不定漫延至岁末终老,君又赋之以何义?当繁华过往皆随时光凋残,君能否以生命之吉光片羽捧之,纳之,惜之。

  生命以事件串接,事件以瞬间相缀。手执瞬间之贵,拥持心中之神,生之华彩尽显,千秋万代永存!

  君曾想过,当汝百年之后,希冀他人以何言相送?——言此人一生堪称伟大抑是此人将被永久缅怀或为其它。生命之奇在于生前事业死后常在,正似投资谋后代以利。概君若扪心深察,亦将驱于生命之奇,寻一人生目标,为其奋斗,及至功成名就,传扬天下,死后亦不被人所铭。

  可曾展望,君仙逝后,他人或以敬畏之心怀君之名或刻君于石碑之上,供后辈仰之?抑是身虽为凡人,然以拥不凡之名或乃更甚为今生之求。

  生于今夭于明的孩童有之,天赋爱因斯坦之才然于生之日殇于疾的亦有之。生命之奇遇在其不定,吾辈灯尽油枯之日亦非以耄耋之年冠之。在世之日,可以周期分之,期期必绘之以浓墨重彩,于浮沉不定中渐臻成熟。况,生命之可悲在汝徒存世之多年,碌碌无为也,难以发潜力之能,求取功名;难以借闪闪星火,亮照人生!

  生命之险变,何可胜数,然既浸之多岁,亦不足道哉。遂令凡人之躯,役使于周遭之道,细思之,甚美矣。汝以凡人之思,虑生命当以何如,殊不知生活并不以凡人之思行之,当此之间,问题即至,烦恼即来,汝伤神绝望亦难免之!

  人之生命,诚贵也,犹当存之以存,经其未经,学其可学,于分秒之刻添其义,莫以分秒之短,略之也!

  生命之路以其不定漫延至岁末终老,君又赋之以何义?当繁华过往皆随时光凋残,君能否以生命之吉光片羽捧之,纳之,惜之。

  生命以事件串接,事件以瞬间相缀。手执瞬间之贵,拥持心中之神,生之华彩尽显,千秋万代永存!

  君曾想过,当汝百年之后,希冀他人以何言相送?——言此人一生堪称伟大抑是此人将被永久缅怀或为其它。生命之奇在于生前事业死后常在,正似投资谋后代以利。概君若扪心深察,亦将驱于生命之奇,寻一人生目标,为其奋斗,及至功成名就,传扬天下,死后亦不被人所铭。

  可曾展望,君仙逝后,他人或以敬畏之心怀君之名或刻君于石碑之上,供后辈仰之?抑是身虽为凡人,然以拥不凡之名或乃更甚为今生之求。

  生于今夭于明的孩童有之,天赋爱因斯坦之才然于生之日殇于疾的亦有之。生命之奇遇在其不定,吾辈灯尽油枯之日亦非以耄耋之年冠之。在世之日,可以周期分之,期期必绘之以浓墨重彩,于浮沉不定中渐臻成熟。况,生命之可悲在汝徒存世之多年,碌碌无为也,难以发潜力之能,求取功名;难以借闪闪星火,亮照人生!

  生命之险变,何可胜数,然既浸之多岁,亦不足道哉。遂令凡人之躯,役使于周遭之道,细思之,甚美矣。汝以凡人之思,虑生命当以何如,殊不知生活并不以凡人之思行之,当此之间,问题即至,烦恼即来,汝伤神绝望亦难免之!

  人之生命,诚贵也,犹当存之以存,经其未经,学其可学,于分秒之刻添其义,莫以分秒之短,略之也!

  生命之路以其不定漫延至岁末终老,君又赋之以何义?当繁华过往皆随时光凋残,君能否以生命之吉光片羽捧之,纳之,惜之。

  生命以事件串接,事件以瞬间相缀。手执瞬间之贵,拥持心中之神,生之华彩尽显,千秋万代永存!

  君曾想过,当汝百年之后,希冀他人以何言相送?——言此人一生堪称伟大抑是此人将被永久缅怀或为其它。生命之奇在于生前事业死后常在,正似投资谋后代以利。概君若扪心深察,亦将驱于生命之奇,寻一人生目标,为其奋斗,及至功成名就,传扬天下,死后亦不被人所铭。

  可曾展望,君仙逝后,他人或以敬畏之心怀君之名或刻君于石碑之上,供后辈仰之?抑是身虽为凡人,然以拥不凡之名或乃更甚为今生之求。

  生于今夭于明的孩童有之,天赋爱因斯坦之才然于生之日殇于疾的亦有之。生命之奇遇在其不定,吾辈灯尽油枯之日亦非以耄耋之年冠之。在世之日,可以周期分之,期期必绘之以浓墨重彩,于浮沉不定中渐臻成熟。况,生命之可悲在汝徒存世之多年,碌碌无为也,难以发潜力之能,求取功名;难以借闪闪星火,亮照人生!

  生命之险变,何可胜数,然既浸之多岁,亦不足道哉。遂令凡人之躯,役使于周遭之道,细思之,甚美矣。汝以凡人之思,虑生命当以何如,殊不知生活并不以凡人之思行之,当此之间,问题即至,烦恼即来,汝伤神绝望亦难免之!

  人之生命,诚贵也,犹当存之以存,经其未经,学其可学,于分秒之刻添其义,莫以分秒之短,略之也!

  生命之路以其不定漫延至岁末终老,君又赋之以何义?当繁华过往皆随时光凋残,君能否以生命之吉光片羽捧之,纳之,惜之。

  生命以事件串接,事件以瞬间相缀。手执瞬间之贵,拥持心中之神,生之华彩尽显,千秋万代永存!

  君曾想过,当汝百年之后,希冀他人以何言相送?——言此人一生堪称伟大抑是此人将被永久缅怀或为其它。生命之奇在于生前事业死后常在,正似投资谋后代以利。概君若扪心深察,亦将驱于生命之奇,寻一人生目标,为其奋斗,及至功成名就,传扬天下,死后亦不被人所铭。

  可曾展望,君仙逝后,他人或以敬畏之心怀君之名或刻君于石碑之上,供后辈仰之?抑是身虽为凡人,然以拥不凡之名或乃更甚为今生之求。

  生于今夭于明的孩童有之,天赋爱因斯坦之才然于生之日殇于疾的亦有之。生命之奇遇在其不定,吾辈灯尽油枯之日亦非以耄耋之年冠之。在世之日,可以周期分之,期期必绘之以浓墨重彩,于浮沉不定中渐臻成熟。况,生命之可悲在汝徒存世之多年,碌碌无为也,难以发潜力之能,求取功名;难以借闪闪星火,亮照人生!

  生命之险变,何可胜数,然既浸之多岁,亦不足道哉。遂令凡人之躯,役使于周遭之道,细思之,甚美矣。汝以凡人之思,虑生命当以何如,殊不知生活并不以凡人之思行之,当此之间,问题即至,烦恼即来,汝伤神绝望亦难免之!

  人之生命,诚贵也,犹当存之以存,经其未经,学其可学,于分秒之刻添其义,莫以分秒之短,略之也!

  生命之路以其不定漫延至岁末终老,君又赋之以何义?当繁华过往皆随时光凋残,君能否以生命之吉光片羽捧之,纳之,惜之。

  生命以事件串接,事件以瞬间相缀。手执瞬间之贵,拥持心中之神,生之华彩尽显,千秋万代永存!

  君曾想过,当汝百年之后,希冀他人以何言相送?——言此人一生堪称伟大抑是此人将被永久缅怀或为其它。生命之奇在于生前事业死后常在,正似投资谋后代以利。概君若扪心深察,亦将驱于生命之奇,寻一人生目标,为其奋斗,及至功成名就,传扬天下,死后亦不被人所铭。

  可曾展望,君仙逝后,他人或以敬畏之心怀君之名或刻君于石碑之上,供后辈仰之?抑是身虽为凡人,然以拥不凡之名或乃更甚为今生之求。

  生于今夭于明的孩童有之,天赋爱因斯坦之才然于生之日殇于疾的亦有之。生命之奇遇在其不定,吾辈灯尽油枯之日亦非以耄耋之年冠之。在世之日,可以周期分之,期期必绘之以浓墨重彩,于浮沉不定中渐臻成熟。况,生命之可悲在汝徒存世之多年,碌碌无为也,难以发潜力之能,求取功名;难以借闪闪星火,亮照人生!

  生命之险变,何可胜数,然既浸之多岁,亦不足道哉。遂令凡人之躯,役使于周遭之道,细思之,甚美矣。汝以凡人之思,虑生命当以何如,殊不知生活并不以凡人之思行之,当此之间,问题即至,烦恼即来,汝伤神绝望亦难免之!

  人之生命,诚贵也,犹当存之以存,经其未经,学其可学,于分秒之刻添其义,莫以分秒之短,略之也!

  生命之路以其不定漫延至岁末终老,君又赋之以何义?当繁华过往皆随时光凋残,君能否以生命之吉光片羽捧之,纳之,惜之。

  生命以事件串接,事件以瞬间相缀。手执瞬间之贵,拥持心中之神,生之华彩尽显,千秋万代永存!

  君曾想过,当汝百年之后,希冀他人以何言相送?——言此人一生堪称伟大抑是此人将被永久缅怀或为其它。生命之奇在于生前事业死后常在,正似投资谋后代以利。概君若扪心深察,亦将驱于生命之奇,寻一人生目标,为其奋斗,及至功成名就,传扬天下,死后亦不被人所铭。

  可曾展望,君仙逝后,他人或以敬畏之心怀君之名或刻君于石碑之上,供后辈仰之?抑是身虽为凡人,然以拥不凡之名或乃更甚为今生之求。

  生于今夭于明的孩童有之,天赋爱因斯坦之才然于生之日殇于疾的亦有之。生命之奇遇在其不定,吾辈灯尽油枯之日亦非以耄耋之年冠之。在世之日,可以周期分之,期期必绘之以浓墨重彩,于浮沉不定中渐臻成熟。况,生命之可悲在汝徒存世之多年,碌碌无为也,难以发潜力之能,求取功名;难以借闪闪星火,亮照人生!

  生命之险变,何可胜数,然既浸之多岁,亦不足道哉。遂令凡人之躯,役使于周遭之道,细思之,甚美矣。汝以凡人之思,虑生命当以何如,殊不知生活并不以凡人之思行之,当此之间,问题即至,烦恼即来,汝伤神绝望亦难免之!

  人之生命,诚贵也,犹当存之以存,经其未经,学其可学,于分秒之刻添其义,莫以分秒之短,略之也!

  生命之路以其不定漫延至岁末终老,君又赋之以何义?当繁华过往皆随时光凋残,君能否以生命之吉光片羽捧之,纳之,惜之。

  生命以事件串接,事件以瞬间相缀。手执瞬间之贵,拥持心中之神,生之华彩尽显,千秋万代永存!

  君曾想过,当汝百年之后,希冀他人以何言相送?——言此人一生堪称伟大抑是此人将被永久缅怀或为其它。生命之奇在于生前事业死后常在,正似投资谋后代以利。概君若扪心深察,亦将驱于生命之奇,寻一人生目标,为其奋斗,及至功成名就,传扬天下,死后亦不被人所铭。

  可曾展望,君仙逝后,他人或以敬畏之心怀君之名或刻君于石碑之上,供后辈仰之?抑是身虽为凡人,然以拥不凡之名或乃更甚为今生之求。

  生于今夭于明的孩童有之,天赋爱因斯坦之才然于生之日殇于疾的亦有之。生命之奇遇在其不定,吾辈灯尽油枯之日亦非以耄耋之年冠之。在世之日,可以周期分之,期期必绘之以浓墨重彩,于浮沉不定中渐臻成熟。况,生命之可悲在汝徒存世之多年,碌碌无为也,难以发潜力之能,求取功名;难以借闪闪星火,亮照人生!

  生命之险变,何可胜数,然既浸之多岁,亦不足道哉。遂令凡人之躯,役使于周遭之道,细思之,甚美矣。汝以凡人之思,虑生命当以何如,殊不知生活并不以凡人之思行之,当此之间,问题即至,烦恼即来,汝伤神绝望亦难免之!

  人之生命,诚贵也,犹当存之以存,经其未经,学其可学,于分秒之刻添其义,莫以分秒之短,略之也!

  生命之路以其不定漫延至岁末终老,君又赋之以何义?当繁华过往皆随时光凋残,君能否以生命之吉光片羽捧之,纳之,惜之。

  生命以事件串接,事件以瞬间相缀。手执瞬间之贵,拥持心中之神,生之华彩尽显,千秋万代永存!

  君曾想过,当汝百年之后,希冀他人以何言相送?——言此人一生堪称伟大抑是此人将被永久缅怀或为其它。生命之奇在于生前事业死后常在,正似投资谋后代以利。概君若扪心深察,亦将驱于生命之奇,寻一人生目标,为其奋斗,及至功成名就,传扬天下,死后亦不被人所铭。

  可曾展望,君仙逝后,他人或以敬畏之心怀君之名或刻君于石碑之上,供后辈仰之?抑是身虽为凡人,然以拥不凡之名或乃更甚为今生之求。

  生于今夭于明的孩童有之,天赋爱因斯坦之才然于生之日殇于疾的亦有之。生命之奇遇在其不定,吾辈灯尽油枯之日亦非以耄耋之年冠之。在世之日,可以周期分之,期期必绘之以浓墨重彩,于浮沉不定中渐臻成熟。况,生命之可悲在汝徒存世之多年,碌碌无为也,难以发潜力之能,求取功名;难以借闪闪星火,亮照人生!

  生命之险变,何可胜数,然既浸之多岁,亦不足道哉。遂令凡人之躯,役使于周遭之道,细思之,甚美矣。汝以凡人之思,虑生命当以何如,殊不知生活并不以凡人之思行之,当此之间,问题即至,烦恼即来,汝伤神绝望亦难免之!

  人之生命,诚贵也,犹当存之以存,经其未经,学其可学,于分秒之刻添其义,莫以分秒之短,略之也!

  生命之路以其不定漫延至岁末终老,君又赋之以何义?当繁华过往皆随时光凋残,君能否以生命之吉光片羽捧之,纳之,惜之。

  生命以事件串接,事件以瞬间相缀。手执瞬间之贵,拥持心中之神,生之华彩尽显,千秋万代永存!

  君曾想过,当汝百年之后,希冀他人以何言相送?——言此人一生堪称伟大抑是此人将被永久缅怀或为其它。生命之奇在于生前事业死后常在,正似投资谋后代以利。概君若扪心深察,亦将驱于生命之奇,寻一人生目标,为其奋斗,及至功成名就,传扬天下,死后亦不被人所铭。

  可曾展望,君仙逝后,他人或以敬畏之心怀君之名或刻君于石碑之上,供后辈仰之?抑是身虽为凡人,然以拥不凡之名或乃更甚为今生之求。

  生于今夭于明的孩童有之,天赋爱因斯坦之才然于生之日殇于疾的亦有之。生命之奇遇在其不定,吾辈灯尽油枯之日亦非以耄耋之年冠之。在世之日,可以周期分之,期期必绘之以浓墨重彩,于浮沉不定中渐臻成熟。况,生命之可悲在汝徒存世之多年,碌碌无为也,难以发潜力之能,求取功名;难以借闪闪星火,亮照人生!

  生命之险变,何可胜数,然既浸之多岁,亦不足道哉。遂令凡人之躯,役使于周遭之道,细思之,甚美矣。汝以凡人之思,虑生命当以何如,殊不知生活并不以凡人之思行之,当此之间,问题即至,烦恼即来,汝伤神绝望亦难免之!

  人之生命,诚贵也,犹当存之以存,经其未经,学其可学,于分秒之刻添其义,莫以分秒之短,略之也!

  生命之路以其不定漫延至岁末终老,君又赋之以何义?当繁华过往皆随时光凋残,君能否以生命之吉光片羽捧之,纳之,惜之。

  生命以事件串接,事件以瞬间相缀。手执瞬间之贵,拥持心中之神,生之华彩尽显,千秋万代永存!

  君曾想过,当汝百年之后,希冀他人以何言相送?——言此人一生堪称伟大抑是此人将被永久缅怀或为其它。生命之奇在于生前事业死后常在,正似投资谋后代以利。概君若扪心深察,亦将驱于生命之奇,寻一人生目标,为其奋斗,及至功成名就,传扬天下,死后亦不被人所铭。

  可曾展望,君仙逝后,他人或以敬畏之心怀君之名或刻君于石碑之上,供后辈仰之?抑是身虽为凡人,然以拥不凡之名或乃更甚为今生之求。

  生于今夭于明的孩童有之,天赋爱因斯坦之才然于生之日殇于疾的亦有之。生命之奇遇在其不定,吾辈灯尽油枯之日亦非以耄耋之年冠之。在世之日,可以周期分之,期期必绘之以浓墨重彩,于浮沉不定中渐臻成熟。况,生命之可悲在汝徒存世之多年,碌碌无为也,难以发潜力之能,求取功名;难以借闪闪星火,亮照人生!

  生命之险变,何可胜数,然既浸之多岁,亦不足道哉。遂令凡人之躯,役使于周遭之道,细思之,甚美矣。汝以凡人之思,虑生命当以何如,殊不知生活并不以凡人之思行之,当此之间,问题即至,烦恼即来,汝伤神绝望亦难免之!

  人之生命,诚贵也,犹当存之以存,经其未经,学其可学,于分秒之刻添其义,莫以分秒之短,略之也!

  生命之路以其不定漫延至岁末终老,君又赋之以何义?当繁华过往皆随时光凋残,君能否以生命之吉光片羽捧之,纳之,惜之。

  生命以事件串接,事件以瞬间相缀。手执瞬间之贵,拥持心中之神,生之华彩尽显,千秋万代永存!

  君曾想过,当汝百年之后,希冀他人以何言相送?——言此人一生堪称伟大抑是此人将被永久缅怀或为其它。生命之奇在于生前事业死后常在,正似投资谋后代以利。概君若扪心深察,亦将驱于生命之奇,寻一人生目标,为其奋斗,及至功成名就,传扬天下,死后亦不被人所铭。

  可曾展望,君仙逝后,他人或以敬畏之心怀君之名或刻君于石碑之上,供后辈仰之?抑是身虽为凡人,然以拥不凡之名或乃更甚为今生之求。

  生于今夭于明的孩童有之,天赋爱因斯坦之才然于生之日殇于疾的亦有之。生命之奇遇在其不定,吾辈灯尽油枯之日亦非以耄耋之年冠之。在世之日,可以周期分之,期期必绘之以浓墨重彩,于浮沉不定中渐臻成熟。况,生命之可悲在汝徒存世之多年,碌碌无为也,难以发潜力之能,求取功名;难以借闪闪星火,亮照人生!

  生命之险变,何可胜数,然既浸之多岁,亦不足道哉。遂令凡人之躯,役使于周遭之道,细思之,甚美矣。汝以凡人之思,虑生命当以何如,殊不知生活并不以凡人之思行之,当此之间,问题即至,烦恼即来,汝伤神绝望亦难免之!

  人之生命,诚贵也,犹当存之以存,经其未经,学其可学,于分秒之刻添其义,莫以分秒之短,略之也!

  生命之路以其不定漫延至岁末终老,君又赋之以何义?当繁华过往皆随时光凋残,君能否以生命之吉光片羽捧之,纳之,惜之。

  生命以事件串接,事件以瞬间相缀。手执瞬间之贵,拥持心中之神,生之华彩尽显,千秋万代永存!

  君曾想过,当汝百年之后,希冀他人以何言相送?——言此人一生堪称伟大抑是此人将被永久缅怀或为其它。生命之奇在于生前事业死后常在,正似投资谋后代以利。概君若扪心深察,亦将驱于生命之奇,寻一人生目标,为其奋斗,及至功成名就,传扬天下,死后亦不被人所铭。

  可曾展望,君仙逝后,他人或以敬畏之心怀君之名或刻君于石碑之上,供后辈仰之?抑是身虽为凡人,然以拥不凡之名或乃更甚为今生之求。

  生于今夭于明的孩童有之,天赋爱因斯坦之才然于生之日殇于疾的亦有之。生命之奇遇在其不定,吾辈灯尽油枯之日亦非以耄耋之年冠之。在世之日,可以周期分之,期期必绘之以浓墨重彩,于浮沉不定中渐臻成熟。况,生命之可悲在汝徒存世之多年,碌碌无为也,难以发潜力之能,求取功名;难以借闪闪星火,亮照人生!

  生命之险变,何可胜数,然既浸之多岁,亦不足道哉。遂令凡人之躯,役使于周遭之道,细思之,甚美矣。汝以凡人之思,虑生命当以何如,殊不知生活并不以凡人之思行之,当此之间,问题即至,烦恼即来,汝伤神绝望亦难免之!

  人之生命,诚贵也,犹当存之以存,经其未经,学其可学,于分秒之刻添其义,莫以分秒之短,略之也!

  生命之路以其不定漫延至岁末终老,君又赋之以何义?当繁华过往皆随时光凋残,君能否以生命之吉光片羽捧之,纳之,惜之。

  生命以事件串接,事件以瞬间相缀。手执瞬间之贵,拥持心中之神,生之华彩尽显,千秋万代永存!

  君曾想过,当汝百年之后,希冀他人以何言相送?——言此人一生堪称伟大抑是此人将被永久缅怀或为其它。生命之奇在于生前事业死后常在,正似投资谋后代以利。概君若扪心深察,亦将驱于生命之奇,寻一人生目标,为其奋斗,及至功成名就,传扬天下,死后亦不被人所铭。

  可曾展望,君仙逝后,他人或以敬畏之心怀君之名或刻君于石碑之上,供后辈仰之?抑是身虽为凡人,然以拥不凡之名或乃更甚为今生之求。

  生于今夭于明的孩童有之,天赋爱因斯坦之才然于生之日殇于疾的亦有之。生命之奇遇在其不定,吾辈灯尽油枯之日亦非以耄耋之年冠之。在世之日,可以周期分之,期期必绘之以浓墨重彩,于浮沉不定中渐臻成熟。况,生命之可悲在汝徒存世之多年,碌碌无为也,难以发潜力之能,求取功名;难以借闪闪星火,亮照人生!

  生命之险变,何可胜数,然既浸之多岁,亦不足道哉。遂令凡人之躯,役使于周遭之道,细思之,甚美矣。汝以凡人之思,虑生命当以何如,殊不知生活并不以凡人之思行之,当此之间,问题即至,烦恼即来,汝伤神绝望亦难免之!

  人之生命,诚贵也,犹当存之以存,经其未经,学其可学,于分秒之刻添其义,莫以分秒之短,略之也!

  生命之路以其不定漫延至岁末终老,君又赋之以何义?当繁华过往皆随时光凋残,君能否以生命之吉光片羽捧之,纳之,惜之。

  生命以事件串接,事件以瞬间相缀。手执瞬间之贵,拥持心中之神,生之华彩尽显,千秋万代永存!

  君曾想过,当汝百年之后,希冀他人以何言相送?——言此人一生堪称伟大抑是此人将被永久缅怀或为其它。生命之奇在于生前事业死后常在,正似投资谋后代以利。概君若扪心深察,亦将驱于生命之奇,寻一人生目标,为其奋斗,及至功成名就,传扬天下,死后亦不被人所铭。

  可曾展望,君仙逝后,他人或以敬畏之心怀君之名或刻君于石碑之上,供后辈仰之?抑是身虽为凡人,然以拥不凡之名或乃更甚为今生之求。

  生于今夭于明的孩童有之,天赋爱因斯坦之才然于生之日殇于疾的亦有之。生命之奇遇在其不定,吾辈灯尽油枯之日亦非以耄耋之年冠之。在世之日,可以周期分之,期期必绘之以浓墨重彩,于浮沉不定中渐臻成熟。况,生命之可悲在汝徒存世之多年,碌碌无为也,难以发潜力之能,求取功名;难以借闪闪星火,亮照人生!

  生命之险变,何可胜数,然既浸之多岁,亦不足道哉。遂令凡人之躯,役使于周遭之道,细思之,甚美矣。汝以凡人之思,虑生命当以何如,殊不知生活并不以凡人之思行之,当此之间,问题即至,烦恼即来,汝伤神绝望亦难免之!

  人之生命,诚贵也,犹当存之以存,经其未经,学其可学,于分秒之刻添其义,莫以分秒之短,略之也!

  生命之路以其不定漫延至岁末终老,君又赋之以何义?当繁华过往皆随时光凋残,君能否以生命之吉光片羽捧之,纳之,惜之。

  生命以事件串接,事件以瞬间相缀。手执瞬间之贵,拥持心中之神,生之华彩尽显,千秋万代永存!

  君曾想过,当汝百年之后,希冀他人以何言相送?——言此人一生堪称伟大抑是此人将被永久缅怀或为其它。生命之奇在于生前事业死后常在,正似投资谋后代以利。概君若扪心深察,亦将驱于生命之奇,寻一人生目标,为其奋斗,及至功成名就,传扬天下,死后亦不被人所铭。

  可曾展望,君仙逝后,他人或以敬畏之心怀君之名或刻君于石碑之上,供后辈仰之?抑是身虽为凡人,然以拥不凡之名或乃更甚为今生之求。

  生于今夭于明的孩童有之,天赋爱因斯坦之才然于生之日殇于疾的亦有之。生命之奇遇在其不定,吾辈灯尽油枯之日亦非以耄耋之年冠之。在世之日,可以周期分之,期期必绘之以浓墨重彩,于浮沉不定中渐臻成熟。况,生命之可悲在汝徒存世之多年,碌碌无为也,难以发潜力之能,求取功名;难以借闪闪星火,亮照人生!

  生命之险变,何可胜数,然既浸之多岁,亦不足道哉。遂令凡人之躯,役使于周遭之道,细思之,甚美矣。汝以凡人之思,虑生命当以何如,殊不知生活并不以凡人之思行之,当此之间,问题即至,烦恼即来,汝伤神绝望亦难免之!

  人之生命,诚贵也,犹当存之以存,经其未经,学其可学,于分秒之刻添其义,莫以分秒之短,略之也!

  生命之路以其不定漫延至岁末终老,君又赋之以何义?当繁华过往皆随时光凋残,君能否以生命之吉光片羽捧之,纳之,惜之。

  生命以事件串接,事件以瞬间相缀。手执瞬间之贵,拥持心中之神,生之华彩尽显,千秋万代永存!

  君曾想过,当汝百年之后,希冀他人以何言相送?——言此人一生堪称伟大抑是此人将被永久缅怀或为其它。生命之奇在于生前事业死后常在,正似投资谋后代以利。概君若扪心深察,亦将驱于生命之奇,寻一人生目标,为其奋斗,及至功成名就,传扬天下,死后亦不被人所铭。

  可曾展望,君仙逝后,他人或以敬畏之心怀君之名或刻君于石碑之上,供后辈仰之?抑是身虽为凡人,然以拥不凡之名或乃更甚为今生之求。

  生于今夭于明的孩童有之,天赋爱因斯坦之才然于生之日殇于疾的亦有之。生命之奇遇在其不定,吾辈灯尽油枯之日亦非以耄耋之年冠之。在世之日,可以周期分之,期期必绘之以浓墨重彩,于浮沉不定中渐臻成熟。况,生命之可悲在汝徒存世之多年,碌碌无为也,难以发潜力之能,求取功名;难以借闪闪星火,亮照人生!

  生命之险变,何可胜数,然既浸之多岁,亦不足道哉。遂令凡人之躯,役使于周遭之道,细思之,甚美矣。汝以凡人之思,虑生命当以何如,殊不知生活并不以凡人之思行之,当此之间,问题即至,烦恼即来,汝伤神绝望亦难免之!

  人之生命,诚贵也,犹当存之以存,经其未经,学其可学,于分秒之刻添其义,莫以分秒之短,略之也!

  生命之路以其不定漫延至岁末终老,君又赋之以何义?当繁华过往皆随时光凋残,君能否以生命之吉光片羽捧之,纳之,惜之。

  生命以事件串接,事件以瞬间相缀。手执瞬间之贵,拥持心中之神,生之华彩尽显,千秋万代永存!

  君曾想过,当汝百年之后,希冀他人以何言相送?——言此人一生堪称伟大抑是此人将被永久缅怀或为其它。生命之奇在于生前事业死后常在,正似投资谋后代以利。概君若扪心深察,亦将驱于生命之奇,寻一人生目标,为其奋斗,及至功成名就,传扬天下,死后亦不被人所铭。

  可曾展望,君仙逝后,他人或以敬畏之心怀君之名或刻君于石碑之上,供后辈仰之?抑是身虽为凡人,然以拥不凡之名或乃更甚为今生之求。

  生于今夭于明的孩童有之,天赋爱因斯坦之才然于生之日殇于疾的亦有之。生命之奇遇在其不定,吾辈灯尽油枯之日亦非以耄耋之年冠之。在世之日,可以周期分之,期期必绘之以浓墨重彩,于浮沉不定中渐臻成熟。况,生命之可悲在汝徒存世之多年,碌碌无为也,难以发潜力之能,求取功名;难以借闪闪星火,亮照人生!

  生命之险变,何可胜数,然既浸之多岁,亦不足道哉。遂令凡人之躯,役使于周遭之道,细思之,甚美矣。汝以凡人之思,虑生命当以何如,殊不知生活并不以凡人之思行之,当此之间,问题即至,烦恼即来,汝伤神绝望亦难免之!

  人之生命,诚贵也,犹当存之以存,经其未经,学其可学,于分秒之刻添其义,莫以分秒之短,略之也!

  生命之路以其不定漫延至岁末终老,君又赋之以何义?当繁华过往皆随时光凋残,君能否以生命之吉光片羽捧之,纳之,惜之。

  生命以事件串接,事件以瞬间相缀。手执瞬间之贵,拥持心中之神,生之华彩尽显,千秋万代永存!

  君曾想过,当汝百年之后,希冀他人以何言相送?——言此人一生堪称伟大抑是此人将被永久缅怀或为其它。生命之奇在于生前事业死后常在,正似投资谋后代以利。概君若扪心深察,亦将驱于生命之奇,寻一人生目标,为其奋斗,及至功成名就,传扬天下,死后亦不被人所铭。

  可曾展望,君仙逝后,他人或以敬畏之心怀君之名或刻君于石碑之上,供后辈仰之?抑是身虽为凡人,然以拥不凡之名或乃更甚为今生之求。

  生于今夭于明的孩童有之,天赋爱因斯坦之才然于生之日殇于疾的亦有之。生命之奇遇在其不定,吾辈灯尽油枯之日亦非以耄耋之年冠之。在世之日,可以周期分之,期期必绘之以浓墨重彩,于浮沉不定中渐臻成熟。况,生命之可悲在汝徒存世之多年,碌碌无为也,难以发潜力之能,求取功名;难以借闪闪星火,亮照人生!

  生命之险变,何可胜数,然既浸之多岁,亦不足道哉。遂令凡人之躯,役使于周遭之道,细思之,甚美矣。汝以凡人之思,虑生命当以何如,殊不知生活并不以凡人之思行之,当此之间,问题即至,烦恼即来,汝伤神绝望亦难免之!

  人之生命,诚贵也,犹当存之以存,经其未经,学其可学,于分秒之刻添其义,莫以分秒之短,略之也!

  生命之路以其不定漫延至岁末终老,君又赋之以何义?当繁华过往皆随时光凋残,君能否以生命之吉光片羽捧之,纳之,惜之。

  生命以事件串接,事件以瞬间相缀。手执瞬间之贵,拥持心中之神,生之华彩尽显,千秋万代永存!

  君曾想过,当汝百年之后,希冀他人以何言相送?——言此人一生堪称伟大抑是此人将被永久缅怀或为其它。生命之奇在于生前事业死后常在,正似投资谋后代以利。概君若扪心深察,亦将驱于生命之奇,寻一人生目标,为其奋斗,及至功成名就,传扬天下,死后亦不被人所铭。

  可曾展望,君仙逝后,他人或以敬畏之心怀君之名或刻君于石碑之上,供后辈仰之?抑是身虽为凡人,然以拥不凡之名或乃更甚为今生之求。

  生于今夭于明的孩童有之,天赋爱因斯坦之才然于生之日殇于疾的亦有之。生命之奇遇在其不定,吾辈灯尽油枯之日亦非以耄耋之年冠之。在世之日,可以周期分之,期期必绘之以浓墨重彩,于浮沉不定中渐臻成熟。况,生命之可悲在汝徒存世之多年,碌碌无为也,难以发潜力之能,求取功名;难以借闪闪星火,亮照人生!

  生命之险变,何可胜数,然既浸之多岁,亦不足道哉。遂令凡人之躯,役使于周遭之道,细思之,甚美矣。汝以凡人之思,虑生命当以何如,殊不知生活并不以凡人之思行之,当此之间,问题即至,烦恼即来,汝伤神绝望亦难免之!

  人之生命,诚贵也,犹当存之以存,经其未经,学其可学,于分秒之刻添其义,莫以分秒之短,略之也!

  生命之路以其不定漫延至岁末终老,君又赋之以何义?当繁华过往皆随时光凋残,君能否以生命之吉光片羽捧之,纳之,惜之。

  生命以事件串接,事件以瞬间相缀。手执瞬间之贵,拥持心中之神,生之华彩尽显,千秋万代永存!

  君曾想过,当汝百年之后,希冀他人以何言相送?——言此人一生堪称伟大抑是此人将被永久缅怀或为其它。生命之奇在于生前事业死后常在,正似投资谋后代以利。概君若扪心深察,亦将驱于生命之奇,寻一人生目标,为其奋斗,及至功成名就,传扬天下,死后亦不被人所铭。

  可曾展望,君仙逝后,他人或以敬畏之心怀君之名或刻君于石碑之上,供后辈仰之?抑是身虽为凡人,然以拥不凡之名或乃更甚为今生之求。

  生于今夭于明的孩童有之,天赋爱因斯坦之才然于生之日殇于疾的亦有之。生命之奇遇在其不定,吾辈灯尽油枯之日亦非以耄耋之年冠之。在世之日,可以周期分之,期期必绘之以浓墨重彩,于浮沉不定中渐臻成熟。况,生命之可悲在汝徒存世之多年,碌碌无为也,难以发潜力之能,求取功名;难以借闪闪星火,亮照人生!

  生命之险变,何可胜数,然既浸之多岁,亦不足道哉。遂令凡人之躯,役使于周遭之道,细思之,甚美矣。汝以凡人之思,虑生命当以何如,殊不知生活并不以凡人之思行之,当此之间,问题即至,烦恼即来,汝伤神绝望亦难免之!

  人之生命,诚贵也,犹当存之以存,经其未经,学其可学,于分秒之刻添其义,莫以分秒之短,略之也!

  生命之路以其不定漫延至岁末终老,君又赋之以何义?当繁华过往皆随时光凋残,君能否以生命之吉光片羽捧之,纳之,惜之。

  生命以事件串接,事件以瞬间相缀。手执瞬间之贵,拥持心中之神,生之华彩尽显,千秋万代永存!

  君曾想过,当汝百年之后,希冀他人以何言相送?——言此人一生堪称伟大抑是此人将被永久缅怀或为其它。生命之奇在于生前事业死后常在,正似投资谋后代以利。概君若扪心深察,亦将驱于生命之奇,寻一人生目标,为其奋斗,及至功成名就,传扬天下,死后亦不被人所铭。

  可曾展望,君仙逝后,他人或以敬畏之心怀君之名或刻君于石碑之上,供后辈仰之?抑是身虽为凡人,然以拥不凡之名或乃更甚为今生之求。

  生于今夭于明的孩童有之,天赋爱因斯坦之才然于生之日殇于疾的亦有之。生命之奇遇在其不定,吾辈灯尽油枯之日亦非以耄耋之年冠之。在世之日,可以周期分之,期期必绘之以浓墨重彩,于浮沉不定中渐臻成熟。况,生命之可悲在汝徒存世之多年,碌碌无为也,难以发潜力之能,求取功名;难以借闪闪星火,亮照人生!

  生命之险变,何可胜数,然既浸之多岁,亦不足道哉。遂令凡人之躯,役使于周遭之道,细思之,甚美矣。汝以凡人之思,虑生命当以何如,殊不知生活并不以凡人之思行之,当此之间,问题即至,烦恼即来,汝伤神绝望亦难免之!

  人之生命,诚贵也,犹当存之以存,经其未经,学其可学,于分秒之刻添其义,莫以分秒之短,略之也!

  生命之路以其不定漫延至岁末终老,君又赋之以何义?当繁华过往皆随时光凋残,君能否以生命之吉光片羽捧之,纳之,惜之。

  生命以事件串接,事件以瞬间相缀。手执瞬间之贵,拥持心中之神,生之华彩尽显,千秋万代永存!

  君曾想过,当汝百年之后,希冀他人以何言相送?——言此人一生堪称伟大抑是此人将被永久缅怀或为其它。生命之奇在于生前事业死后常在,正似投资谋后代以利。概君若扪心深察,亦将驱于生命之奇,寻一人生目标,为其奋斗,及至功成名就,传扬天下,死后亦不被人所铭。

  可曾展望,君仙逝后,他人或以敬畏之心怀君之名或刻君于石碑之上,供后辈仰之?抑是身虽为凡人,然以拥不凡之名或乃更甚为今生之求。

  生于今夭于明的孩童有之,天赋爱因斯坦之才然于生之日殇于疾的亦有之。生命之奇遇在其不定,吾辈灯尽油枯之日亦非以耄耋之年冠之。在世之日,可以周期分之,期期必绘之以浓墨重彩,于浮沉不定中渐臻成熟。况,生命之可悲在汝徒存世之多年,碌碌无为也,难以发潜力之能,求取功名;难以借闪闪星火,亮照人生!

  生命之险变,何可胜数,然既浸之多岁,亦不足道哉。遂令凡人之躯,役使于周遭之道,细思之,甚美矣。汝以凡人之思,虑生命当以何如,殊不知生活并不以凡人之思行之,当此之间,问题即至,烦恼即来,汝伤神绝望亦难免之!

  人之生命,诚贵也,犹当存之以存,经其未经,学其可学,于分秒之刻添其义,莫以分秒之短,略之也!

  生命之路以其不定漫延至岁末终老,君又赋之以何义?当繁华过往皆随时光凋残,君能否以生命之吉光片羽捧之,纳之,惜之。

  生命以事件串接,事件以瞬间相缀。手执瞬间之贵,拥持心中之神,生之华彩尽显,千秋万代永存!

  君曾想过,当汝百年之后,希冀他人以何言相送?——言此人一生堪称伟大抑是此人将被永久缅怀或为其它。生命之奇在于生前事业死后常在,正似投资谋后代以利。概君若扪心深察,亦将驱于生命之奇,寻一人生目标,为其奋斗,及至功成名就,传扬天下,死后亦不被人所铭。

  可曾展望,君仙逝后,他人或以敬畏之心怀君之名或刻君于石碑之上,供后辈仰之?抑是身虽为凡人,然以拥不凡之名或乃更甚为今生之求。

  生于今夭于明的孩童有之,天赋爱因斯坦之才然于生之日殇于疾的亦有之。生命之奇遇在其不定,吾辈灯尽油枯之日亦非以耄耋之年冠之。在世之日,可以周期分之,期期必绘之以浓墨重彩,于浮沉不定中渐臻成熟。况,生命之可悲在汝徒存世之多年,碌碌无为也,难以发潜力之能,求取功名;难以借闪闪星火,亮照人生!

  生命之险变,何可胜数,然既浸之多岁,亦不足道哉。遂令凡人之躯,役使于周遭之道,细思之,甚美矣。汝以凡人之思,虑生命当以何如,殊不知生活并不以凡人之思行之,当此之间,问题即至,烦恼即来,汝伤神绝望亦难免之!

  人之生命,诚贵也,犹当存之以存,经其未经,学其可学,于分秒之刻添其义,莫以分秒之短,略之也!

  生命之路以其不定漫延至岁末终老,君又赋之以何义?当繁华过往皆随时光凋残,君能否以生命之吉光片羽捧之,纳之,惜之。

  生命以事件串接,事件以瞬间相缀。手执瞬间之贵,拥持心中之神,生之华彩尽显,千秋万代永存!

  君曾想过,当汝百年之后,希冀他人以何言相送?——言此人一生堪称伟大抑是此人将被永久缅怀或为其它。生命之奇在于生前事业死后常在,正似投资谋后代以利。概君若扪心深察,亦将驱于生命之奇,寻一人生目标,为其奋斗,及至功成名就,传扬天下,死后亦不被人所铭。

  可曾展望,君仙逝后,他人或以敬畏之心怀君之名或刻君于石碑之上,供后辈仰之?抑是身虽为凡人,然以拥不凡之名或乃更甚为今生之求。

  生于今夭于明的孩童有之,天赋爱因斯坦之才然于生之日殇于疾的亦有之。生命之奇遇在其不定,吾辈灯尽油枯之日亦非以耄耋之年冠之。在世之日,可以周期分之,期期必绘之以浓墨重彩,于浮沉不定中渐臻成熟。况,生命之可悲在汝徒存世之多年,碌碌无为也,难以发潜力之能,求取功名;难以借闪闪星火,亮照人生!

  生命之险变,何可胜数,然既浸之多岁,亦不足道哉。遂令凡人之躯,役使于周遭之道,细思之,甚美矣。汝以凡人之思,虑生命当以何如,殊不知生活并不以凡人之思行之,当此之间,问题即至,烦恼即来,汝伤神绝望亦难免之!

  人之生命,诚贵也,犹当存之以存,经其未经,学其可学,于分秒之刻添其义,莫以分秒之短,略之也!

  生命之路以其不定漫延至岁末终老,君又赋之以何义?当繁华过往皆随时光凋残,君能否以生命之吉光片羽捧之,纳之,惜之。

  生命以事件串接,事件以瞬间相缀。手执瞬间之贵,拥持心中之神,生之华彩尽显,千秋万代永存!

  君曾想过,当汝百年之后,希冀他人以何言相送?——言此人一生堪称伟大抑是此人将被永久缅怀或为其它。生命之奇在于生前事业死后常在,正似投资谋后代以利。概君若扪心深察,亦将驱于生命之奇,寻一人生目标,为其奋斗,及至功成名就,传扬天下,死后亦不被人所铭。

  可曾展望,君仙逝后,他人或以敬畏之心怀君之名或刻君于石碑之上,供后辈仰之?抑是身虽为凡人,然以拥不凡之名或乃更甚为今生之求。

  生于今夭于明的孩童有之,天赋爱因斯坦之才然于生之日殇于疾的亦有之。生命之奇遇在其不定,吾辈灯尽油枯之日亦非以耄耋之年冠之。在世之日,可以周期分之,期期必绘之以浓墨重彩,于浮沉不定中渐臻成熟。况,生命之可悲在汝徒存世之多年,碌碌无为也,难以发潜力之能,求取功名;难以借闪闪星火,亮照人生!

  生命之险变,何可胜数,然既浸之多岁,亦不足道哉。遂令凡人之躯,役使于周遭之道,细思之,甚美矣。汝以凡人之思,虑生命当以何如,殊不知生活并不以凡人之思行之,当此之间,问题即至,烦恼即来,汝伤神绝望亦难免之!

  人之生命,诚贵也,犹当存之以存,经其未经,学其可学,于分秒之刻添其义,莫以分秒之短,略之也!

  生命之路以其不定漫延至岁末终老,君又赋之以何义?当繁华过往皆随时光凋残,君能否以生命之吉光片羽捧之,纳之,惜之。

  生命以事件串接,事件以瞬间相缀。手执瞬间之贵,拥持心中之神,生之华彩尽显,千秋万代永存!

  君曾想过,当汝百年之后,希冀他人以何言相送?——言此人一生堪称伟大抑是此人将被永久缅怀或为其它。生命之奇在于生前事业死后常在,正似投资谋后代以利。概君若扪心深察,亦将驱于生命之奇,寻一人生目标,为其奋斗,及至功成名就,传扬天下,死后亦不被人所铭。

  可曾展望,君仙逝后,他人或以敬畏之心怀君之名或刻君于石碑之上,供后辈仰之?抑是身虽为凡人,然以拥不凡之名或乃更甚为今生之求。

  生于今夭于明的孩童有之,天赋爱因斯坦之才然于生之日殇于疾的亦有之。生命之奇遇在其不定,吾辈灯尽油枯之日亦非以耄耋之年冠之。在世之日,可以周期分之,期期必绘之以浓墨重彩,于浮沉不定中渐臻成熟。况,生命之可悲在汝徒存世之多年,碌碌无为也,难以发潜力之能,求取功名;难以借闪闪星火,亮照人生!

  生命之险变,何可胜数,然既浸之多岁,亦不足道哉。遂令凡人之躯,役使于周遭之道,细思之,甚美矣。汝以凡人之思,虑生命当以何如,殊不知生活并不以凡人之思行之,当此之间,问题即至,烦恼即来,汝伤神绝望亦难免之!

  人之生命,诚贵也,犹当存之以存,经其未经,学其可学,于分秒之刻添其义,莫以分秒之短,略之也!

  生命之路以其不定漫延至岁末终老,君又赋之以何义?当繁华过往皆随时光凋残,君能否以生命之吉光片羽捧之,纳之,惜之。

  生命以事件串接,事件以瞬间相缀。手执瞬间之贵,拥持心中之神,生之华彩尽显,千秋万代永存!

  赋生命以义赋生命以义赋生命以义赋生命以义赋生命以义赋生命以义赋生命以义。

  君曾想过,当汝百年之后,希冀他人以何言相送?——言此人一生堪称伟大抑是此人将被永久缅怀或为其它。生命之奇在于生前事业死后常在,正似投资谋后代以利。概君若扪心深察,亦将驱于生命之奇,寻一人生目标,为其奋斗,及至功成名就,传扬天下,死后亦不被人所铭。

  可曾展望,君仙逝后,他人或以敬畏之心怀君之名或刻君于石碑之上,供后辈仰之?抑是身虽为凡人,然以拥不凡之名或乃更甚为今生之求。

  生于今夭于明的孩童有之,天赋爱因斯坦之才然于生之日殇于疾的亦有之。生命之奇遇在其不定,吾辈灯尽油枯之日亦非以耄耋之年冠之。在世之日,可以周期分之,期期必绘之以浓墨重彩,于浮沉不定中渐臻成熟。况,生命之可悲在汝徒存世之多年,碌碌无为也,难以发潜力之能,求取功名;难以借闪闪星火,亮照人生!

  生命之险变,何可胜数,然既浸之多岁,亦不足道哉。遂令凡人之躯,役使于周遭之道,细思之,甚美矣。汝以凡人之思,虑生命当以何如,殊不知生活并不以凡人之思行之,当此之间,问题即至,烦恼即来,汝伤神绝望亦难免之!

  人之生命,诚贵也,犹当存之以存,经其未经,学其可学,于分秒之刻添其义,莫以分秒之短,略之也!

  生命之路以其不定漫延至岁末终老,君又赋之以何义?当繁华过往皆随时光凋残,君能否以生命之吉光片羽捧之,纳之,惜之。

  生命以事件串接,事件以瞬间相缀。手执瞬间之贵,拥持心中之神,生之华彩尽显,千秋万代永存!

  君曾想过,当汝百年之后,希冀他人以何言相送?——言此人一生堪称伟大抑是此人将被永久缅怀或为其它。生命之奇在于生前事业死后常在,正似投资谋后代以利。概君若扪心深察,亦将驱于生命之奇,寻一人生目标,为其奋斗,及至功成名就,传扬天下,死后亦不被人所铭。

  可曾展望,君仙逝后,他人或以敬畏之心怀君之名或刻君于石碑之上,供后辈仰之?抑是身虽为凡人,然以拥不凡之名或乃更甚为今生之求。

  生于今夭于明的孩童有之,天赋爱因斯坦之才然于生之日殇于疾的亦有之。生命之奇遇在其不定,吾辈灯尽油枯之日亦非以耄耋之年冠之。在世之日,可以周期分之,期期必绘之以浓墨重彩,于浮沉不定中渐臻成熟。况,生命之可悲在汝徒存世之多年,碌碌无为也,难以发潜力之能,求取功名;难以借闪闪星火,亮照人生!

  生命之险变,何可胜数,然既浸之多岁,亦不足道哉。遂令凡人之躯,役使于周遭之道,细思之,甚美矣。汝以凡人之思,虑生命当以何如,殊不知生活并不以凡人之思行之,当此之间,问题即至,烦恼即来,汝伤神绝望亦难免之!

  人之生命,诚贵也,犹当存之以存,经其未经,学其可学,于分秒之刻添其义,莫以分秒之短,略之也!

  生命之路以其不定漫延至岁末终老,君又赋之以何义?当繁华过往皆随时光凋残,君能否以生命之吉光片羽捧之,纳之,惜之。

  生命以事件串接,事件以瞬间相缀。手执瞬间之贵,拥持心中之神,生之华彩尽显,千秋万代永存!

  君曾想过,当汝百年之后,希冀他人以何言相送?——言此人一生堪称伟大抑是此人将被永久缅怀或为其它。生命之奇在于生前事业死后常在,正似投资谋后代以利。概君若扪心深察,亦将驱于生命之奇,寻一人生目标,为其奋斗,及至功成名就,传扬天下,死后亦不被人所铭。

  可曾展望,君仙逝后,他人或以敬畏之心怀君之名或刻君于石碑之上,供后辈仰之?抑是身虽为凡人,然以拥不凡之名或乃更甚为今生之求。

  生于今夭于明的孩童有之,天赋爱因斯坦之才然于生之日殇于疾的亦有之。生命之奇遇在其不定,吾辈灯尽油枯之日亦非以耄耋之年冠之。在世之日,可以周期分之,期期必绘之以浓墨重彩,于浮沉不定中渐臻成熟。况,生命之可悲在汝徒存世之多年,碌碌无为也,难以发潜力之能,求取功名;难以借闪闪星火,亮照人生!

  生命之险变,何可胜数,然既浸之多岁,亦不足道哉。遂令凡人之躯,役使于周遭之道,细思之,甚美矣。汝以凡人之思,虑生命当以何如,殊不知生活并不以凡人之思行之,当此之间,问题即至,烦恼即来,汝伤神绝望亦难免之!

  人之生命,诚贵也,犹当存之以存,经其未经,学其可学,于分秒之刻添其义,莫以分秒之短,略之也!

  生命之路以其不定漫延至岁末终老,君又赋之以何义?当繁华过往皆随时光凋残,君能否以生命之吉光片羽捧之,纳之,惜之。

  生命以事件串接,事件以瞬间相缀。手执瞬间之贵,拥持心中之神,生之华彩尽显,千秋万代永存!

  君曾想过,当汝百年之后,希冀他人以何言相送?——言此人一生堪称伟大抑是此人将被永久缅怀或为其它。生命之奇在于生前事业死后常在,正似投资谋后代以利。概君若扪心深察,亦将驱于生命之奇,寻一人生目标,为其奋斗,及至功成名就,传扬天下,死后亦不被人所铭。

  可曾展望,君仙逝后,他人或以敬畏之心怀君之名或刻君于石碑之上,供后辈仰之?抑是身虽为凡人,然以拥不凡之名或乃更甚为今生之求。

  生于今夭于明的孩童有之,天赋爱因斯坦之才然于生之日殇于疾的亦有之。生命之奇遇在其不定,吾辈灯尽油枯之日亦非以耄耋之年冠之。在世之日,可以周期分之,期期必绘之以浓墨重彩,于浮沉不定中渐臻成熟。况,生命之可悲在汝徒存世之多年,碌碌无为也,难以发潜力之能,求取功名;难以借闪闪星火,亮照人生!

  生命之险变,何可胜数,然既浸之多岁,亦不足道哉。遂令凡人之躯,役使于周遭之道,细思之,甚美矣。汝以凡人之思,虑生命当以何如,殊不知生活并不以凡人之思行之,当此之间,问题即至,烦恼即来,汝伤神绝望亦难免之!

  人之生命,诚贵也,犹当存之以存,经其未经,学其可学,于分秒之刻添其义,莫以分秒之短,略之也!

  生命之路以其不定漫延至岁末终老,君又赋之以何义?当繁华过往皆随时光凋残,君能否以生命之吉光片羽捧之,纳之,惜之。

  生命以事件串接,事件以瞬间相缀。手执瞬间之贵,拥持心中之神,生之华彩尽显,千秋万代永存!

  君曾想过,当汝百年之后,希冀他人以何言相送?——言此人一生堪称伟大抑是此人将被永久缅怀或为其它。生命之奇在于生前事业死后常在,正似投资谋后代以利。概君若扪心深察,亦将驱于生命之奇,寻一人生目标,为其奋斗,及至功成名就,传扬天下,死后亦不被人所铭。

  可曾展望,君仙逝后,他人或以敬畏之心怀君之名或刻君于石碑之上,供后辈仰之?抑是身虽为凡人,然以拥不凡之名或乃更甚为今生之求。

  生于今夭于明的孩童有之,天赋爱因斯坦之才然于生之日殇于疾的亦有之。生命之奇遇在其不定,吾辈灯尽油枯之日亦非以耄耋之年冠之。在世之日,可以周期分之,期期必绘之以浓墨重彩,于浮沉不定中渐臻成熟。况,生命之可悲在汝徒存世之多年,碌碌无为也,难以发潜力之能,求取功名;难以借闪闪星火,亮照人生!

  生命之险变,何可胜数,然既浸之多岁,亦不足道哉。遂令凡人之躯,役使于周遭之道,细思之,甚美矣。汝以凡人之思,虑生命当以何如,殊不知生活并不以凡人之思行之,当此之间,问题即至,烦恼即来,汝伤神绝望亦难免之!

  人之生命,诚贵也,犹当存之以存,经其未经,学其可学,于分秒之刻添其义,莫以分秒之短,略之也!

  生命之路以其不定漫延至岁末终老,君又赋之以何义?当繁华过往皆随时光凋残,君能否以生命之吉光片羽捧之,纳之,惜之。

  生命以事件串接,事件以瞬间相缀。手执瞬间之贵,拥持心中之神,生之华彩尽显,千秋万代永存!

  君曾想过,当汝百年之后,希冀他人以何言相送?——言此人一生堪称伟大抑是此人将被永久缅怀或为其它。生命之奇在于生前事业死后常在,正似投资谋后代以利。概君若扪心深察,亦将驱于生命之奇,寻一人生目标,为其奋斗,及至功成名就,传扬天下,死后亦不被人所铭。

  可曾展望,君仙逝后,他人或以敬畏之心怀君之名或刻君于石碑之上,供后辈仰之?抑是身虽为凡人,然以拥不凡之名或乃更甚为今生之求。

  生于今夭于明的孩童有之,天赋爱因斯坦之才然于生之日殇于疾的亦有之。生命之奇遇在其不定,吾辈灯尽油枯之日亦非以耄耋之年冠之。在世之日,可以周期分之,期期必绘之以浓墨重彩,于浮沉不定中渐臻成熟。况,生命之可悲在汝徒存世之多年,碌碌无为也,难以发潜力之能,求取功名;难以借闪闪星火,亮照人生!

  生命之险变,何可胜数,然既浸之多岁,亦不足道哉。遂令凡人之躯,役使于周遭之道,细思之,甚美矣。汝以凡人之思,虑生命当以何如,殊不知生活并不以凡人之思行之,当此之间,问题即至,烦恼即来,汝伤神绝望亦难免之!

  人之生命,诚贵也,犹当存之以存,经其未经,学其可学,于分秒之刻添其义,莫以分秒之短,略之也!

  生命之路以其不定漫延至岁末终老,君又赋之以何义?当繁华过往皆随时光凋残,君能否以生命之吉光片羽捧之,纳之,惜之。

  生命以事件串接,事件以瞬间相缀。手执瞬间之贵,拥持心中之神,生之华彩尽显,千秋万代永存!

  君曾想过,当汝百年之后,希冀他人以何言相送?——言此人一生堪称伟大抑是此人将被永久缅怀或为其它。生命之奇在于生前事业死后常在,正似投资谋后代以利。概君若扪心深察,亦将驱于生命之奇,寻一人生目标,为其奋斗,及至功成名就,传扬天下,死后亦不被人所铭。

  可曾展望,君仙逝后,他人或以敬畏之心怀君之名或刻君于石碑之上,供后辈仰之?抑是身虽为凡人,然以拥不凡之名或乃更甚为今生之求。

  生于今夭于明的孩童有之,天赋爱因斯坦之才然于生之日殇于疾的亦有之。生命之奇遇在其不定,吾辈灯尽油枯之日亦非以耄耋之年冠之。在世之日,可以周期分之,期期必绘之以浓墨重彩,于浮沉不定中渐臻成熟。况,生命之可悲在汝徒存世之多年,碌碌无为也,难以发潜力之能,求取功名;难以借闪闪星火,亮照人生!

  生命之险变,何可胜数,然既浸之多岁,亦不足道哉。遂令凡人之躯,役使于周遭之道,细思之,甚美矣。汝以凡人之思,虑生命当以何如,殊不知生活并不以凡人之思行之,当此之间,问题即至,烦恼即来,汝伤神绝望亦难免之!

  人之生命,诚贵也,犹当存之以存,经其未经,学其可学,于分秒之刻添其义,莫以分秒之短,略之也!

  生命之路以其不定漫延至岁末终老,君又赋之以何义?当繁华过往皆随时光凋残,君能否以生命之吉光片羽捧之,纳之,惜之。

  生命以事件串接,事件以瞬间相缀。手执瞬间之贵,拥持心中之神,生之华彩尽显,千秋万代永存!

  君曾想过,当汝百年之后,希冀他人以何言相送?——言此人一生堪称伟大抑是此人将被永久缅怀或为其它。生命之奇在于生前事业死后常在,正似投资谋后代以利。概君若扪心深察,亦将驱于生命之奇,寻一人生目标,为其奋斗,及至功成名就,传扬天下,死后亦不被人所铭。

  可曾展望,君仙逝后,他人或以敬畏之心怀君之名或刻君于石碑之上,供后辈仰之?抑是身虽为凡人,然以拥不凡之名或乃更甚为今生之求。

  生于今夭于明的孩童有之,天赋爱因斯坦之才然于生之日殇于疾的亦有之。生命之奇遇在其不定,吾辈灯尽油枯之日亦非以耄耋之年冠之。在世之日,可以周期分之,期期必绘之以浓墨重彩,于浮沉不定中渐臻成熟。况,生命之可悲在汝徒存世之多年,碌碌无为也,难以发潜力之能,求取功名;难以借闪闪星火,亮照人生!

  生命之险变,何可胜数,然既浸之多岁,亦不足道哉。遂令凡人之躯,役使于周遭之道,细思之,甚美矣。汝以凡人之思,虑生命当以何如,殊不知生活并不以凡人之思行之,当此之间,问题即至,烦恼即来,汝伤神绝望亦难免之!

  人之生命,诚贵也,犹当存之以存,经其未经,学其可学,于分秒之刻添其义,莫以分秒之短,略之也!

  生命之路以其不定漫延至岁末终老,君又赋之以何义?当繁华过往皆随时光凋残,君能否以生命之吉光片羽捧之,纳之,惜之。

  生命以事件串接,事件以瞬间相缀。手执瞬间之贵,拥持心中之神,生之华彩尽显,千秋万代永存!

  君曾想过,当汝百年之后,希冀他人以何言相送?——言此人一生堪称伟大抑是此人将被永久缅怀或为其它。生命之奇在于生前事业死后常在,正似投资谋后代以利。概君若扪心深察,亦将驱于生命之奇,寻一人生目标,为其奋斗,及至功成名就,传扬天下,死后亦不被人所铭。

  可曾展望,君仙逝后,他人或以敬畏之心怀君之名或刻君于石碑之上,供后辈仰之?抑是身虽为凡人,然以拥不凡之名或乃更甚为今生之求。

  生于今夭于明的孩童有之,天赋爱因斯坦之才然于生之日殇于疾的亦有之。生命之奇遇在其不定,吾辈灯尽油枯之日亦非以耄耋之年冠之。在世之日,可以周期分之,期期必绘之以浓墨重彩,于浮沉不定中渐臻成熟。况,生命之可悲在汝徒存世之多年,碌碌无为也,难以发潜力之能,求取功名;难以借闪闪星火,亮照人生!

  生命之险变,何可胜数,然既浸之多岁,亦不足道哉。遂令凡人之躯,役使于周遭之道,细思之,甚美矣。汝以凡人之思,虑生命当以何如,殊不知生活并不以凡人之思行之,当此之间,问题即至,烦恼即来,汝伤神绝望亦难免之!

  人之生命,诚贵也,犹当存之以存,经其未经,学其可学,于分秒之刻添其义,莫以分秒之短,略之也!

  生命之路以其不定漫延至岁末终老,君又赋之以何义?当繁华过往皆随时光凋残,君能否以生命之吉光片羽捧之,纳之,惜之。

  生命以事件串接,事件以瞬间相缀。手执瞬间之贵,拥持心中之神,生之华彩尽显,千秋万代永存!

  君曾想过,当汝百年之后,希冀他人以何言相送?——言此人一生堪称伟大抑是此人将被永久缅怀或为其它。生命之奇在于生前事业死后常在,正似投资谋后代以利。概君若扪心深察,亦将驱于生命之奇,寻一人生目标,为其奋斗,及至功成名就,传扬天下,死后亦不被人所铭。

  可曾展望,君仙逝后,他人或以敬畏之心怀君之名或刻君于石碑之上,供后辈仰之?抑是身虽为凡人,然以拥不凡之名或乃更甚为今生之求。

  生于今夭于明的孩童有之,天赋爱因斯坦之才然于生之日殇于疾的亦有之。生命之奇遇在其不定,吾辈灯尽油枯之日亦非以耄耋之年冠之。在世之日,可以周期分之,期期必绘之以浓墨重彩,于浮沉不定中渐臻成熟。况,生命之可悲在汝徒存世之多年,碌碌无为也,难以发潜力之能,求取功名;难以借闪闪星火,亮照人生!

  生命之险变,何可胜数,然既浸之多岁,亦不足道哉。遂令凡人之躯,役使于周遭之道,细思之,甚美矣。汝以凡人之思,虑生命当以何如,殊不知生活并不以凡人之思行之,当此之间,问题即至,烦恼即来,汝伤神绝望亦难免之!

  人之生命,诚贵也,犹当存之以存,经其未经,学其可学,于分秒之刻添其义,莫以分秒之短,略之也!

  生命之路以其不定漫延至岁末终老,君又赋之以何义?当繁华过往皆随时光凋残,君能否以生命之吉光片羽捧之,纳之,惜之。

  生命以事件串接,事件以瞬间相缀。手执瞬间之贵,拥持心中之神,生之华彩尽显,千秋万代永存!

  君曾想过,当汝百年之后,希冀他人以何言相送?——言此人一生堪称伟大抑是此人将被永久缅怀或为其它。生命之奇在于生前事业死后常在,正似投资谋后代以利。概君若扪心深察,亦将驱于生命之奇,寻一人生目标,为其奋斗,及至功成名就,传扬天下,死后亦不被人所铭。

  可曾展望,君仙逝后,他人或以敬畏之心怀君之名或刻君于石碑之上,供后辈仰之?抑是身虽为凡人,然以拥不凡之名或乃更甚为今生之求。

  生于今夭于明的孩童有之,天赋爱因斯坦之才然于生之日殇于疾的亦有之。生命之奇遇在其不定,吾辈灯尽油枯之日亦非以耄耋之年冠之。在世之日,可以周期分之,期期必绘之以浓墨重彩,于浮沉不定中渐臻成熟。况,生命之可悲在汝徒存世之多年,碌碌无为也,难以发潜力之能,求取功名;难以借闪闪星火,亮照人生!

  生命之险变,何可胜数,然既浸之多岁,亦不足道哉。遂令凡人之躯,役使于周遭之道,细思之,甚美矣。汝以凡人之思,虑生命当以何如,殊不知生活并不以凡人之思行之,当此之间,问题即至,烦恼即来,汝伤神绝望亦难免之!

  人之生命,诚贵也,犹当存之以存,经其未经,学其可学,于分秒之刻添其义,莫以分秒之短,略之也!

  生命之路以其不定漫延至岁末终老,君又赋之以何义?当繁华过往皆随时光凋残,君能否以生命之吉光片羽捧之,纳之,惜之。

  生命以事件串接,事件以瞬间相缀。手执瞬间之贵,拥持心中之神,生之华彩尽显,千秋万代永存!

  君曾想过,当汝百年之后,希冀他人以何言相送?——言此人一生堪称伟大抑是此人将被永久缅怀或为其它。生命之奇在于生前事业死后常在,正似投资谋后代以利。概君若扪心深察,亦将驱于生命之奇,寻一人生目标,为其奋斗,及至功成名就,传扬天下,死后亦不被人所铭。

  可曾展望,君仙逝后,他人或以敬畏之心怀君之名或刻君于石碑之上,供后辈仰之?抑是身虽为凡人,然以拥不凡之名或乃更甚为今生之求。

  生于今夭于明的孩童有之,天赋爱因斯坦之才然于生之日殇于疾的亦有之。生命之奇遇在其不定,吾辈灯尽油枯之日亦非以耄耋之年冠之。在世之日,可以周期分之,期期必绘之以浓墨重彩,于浮沉不定中渐臻成熟。况,生命之可悲在汝徒存世之多年,碌碌无为也,难以发潜力之能,求取功名;难以借闪闪星火,亮照人生!

  生命之险变,何可胜数,然既浸之多岁,亦不足道哉。遂令凡人之躯,役使于周遭之道,细思之,甚美矣。汝以凡人之思,虑生命当以何如,殊不知生活并不以凡人之思行之,当此之间,问题即至,烦恼即来,汝伤神绝望亦难免之!

  人之生命,诚贵也,犹当存之以存,经其未经,学其可学,于分秒之刻添其义,莫以分秒之短,略之也!

  生命之路以其不定漫延至岁末终老,君又赋之以何义?当繁华过往皆随时光凋残,君能否以生命之吉光片羽捧之,纳之,惜之。

  生命以事件串接,事件以瞬间相缀。手执瞬间之贵,拥持心中之神,生之华彩尽显,千秋万代永存!

  君曾想过,当汝百年之后,希冀他人以何言相送?——言此人一生堪称伟大抑是此人将被永久缅怀或为其它。生命之奇在于生前事业死后常在,正似投资谋后代以利。概君若扪心深察,亦将驱于生命之奇,寻一人生目标,为其奋斗,及至功成名就,传扬天下,死后亦不被人所铭。

  可曾展望,君仙逝后,他人或以敬畏之心怀君之名或刻君于石碑之上,供后辈仰之?抑是身虽为凡人,然以拥不凡之名或乃更甚为今生之求。

  生于今夭于明的孩童有之,天赋爱因斯坦之才然于生之日殇于疾的亦有之。生命之奇遇在其不定,吾辈灯尽油枯之日亦非以耄耋之年冠之。在世之日,可以周期分之,期期必绘之以浓墨重彩,于浮沉不定中渐臻成熟。况,生命之可悲在汝徒存世之多年,碌碌无为也,难以发潜力之能,求取功名;难以借闪闪星火,亮照人生!

  生命之险变,何可胜数,然既浸之多岁,亦不足道哉。遂令凡人之躯,役使于周遭之道,细思之,甚美矣。汝以凡人之思,虑生命当以何如,殊不知生活并不以凡人之思行之,当此之间,问题即至,烦恼即来,汝伤神绝望亦难免之!

  人之生命,诚贵也,犹当存之以存,经其未经,学其可学,于分秒之刻添其义,莫以分秒之短,略之也!

  生命之路以其不定漫延至岁末终老,君又赋之以何义?当繁华过往皆随时光凋残,君能否以生命之吉光片羽捧之,纳之,惜之。

  生命以事件串接,事件以瞬间相缀。手执瞬间之贵,拥持心中之神,生之华彩尽显,千秋万代永存!

  君曾想过,当汝百年之后,希冀他人以何言相送?——言此人一生堪称伟大抑是此人将被永久缅怀或为其它。生命之奇在于生前事业死后常在,正似投资谋后代以利。概君若扪心深察,亦将驱于生命之奇,寻一人生目标,为其奋斗,及至功成名就,传扬天下,死后亦不被人所铭。

  可曾展望,君仙逝后,他人或以敬畏之心怀君之名或刻君于石碑之上,供后辈仰之?抑是身虽为凡人,然以拥不凡之名或乃更甚为今生之求。

  生于今夭于明的孩童有之,天赋爱因斯坦之才然于生之日殇于疾的亦有之。生命之奇遇在其不定,吾辈灯尽油枯之日亦非以耄耋之年冠之。在世之日,可以周期分之,期期必绘之以浓墨重彩,于浮沉不定中渐臻成熟。况,生命之可悲在汝徒存世之多年,碌碌无为也,难以发潜力之能,求取功名;难以借闪闪星火,亮照人生!

  生命之险变,何可胜数,然既浸之多岁,亦不足道哉。遂令凡人之躯,役使于周遭之道,细思之,甚美矣。汝以凡人之思,虑生命当以何如,殊不知生活并不以凡人之思行之,当此之间,问题即至,烦恼即来,汝伤神绝望亦难免之!

  人之生命,诚贵也,犹当存之以存,经其未经,学其可学,于分秒之刻添其义,莫以分秒之短,略之也!

  生命之路以其不定漫延至岁末终老,君又赋之以何义?当繁华过往皆随时光凋残,君能否以生命之吉光片羽捧之,纳之,惜之。

  生命以事件串接,事件以瞬间相缀。手执瞬间之贵,拥持心中之神,生之华彩尽显,千秋万代永存!

  君曾想过,当汝百年之后,希冀他人以何言相送?——言此人一生堪称伟大抑是此人将被永久缅怀或为其它。生命之奇在于生前事业死后常在,正似投资谋后代以利。概君若扪心深察,亦将驱于生命之奇,寻一人生目标,为其奋斗,及至功成名就,传扬天下,死后亦不被人所铭。

  可曾展望,君仙逝后,他人或以敬畏之心怀君之名或刻君于石碑之上,供后辈仰之?抑是身虽为凡人,然以拥不凡之名或乃更甚为今生之求。

  生于今夭于明的孩童有之,天赋爱因斯坦之才然于生之日殇于疾的亦有之。生命之奇遇在其不定,吾辈灯尽油枯之日亦非以耄耋之年冠之。在世之日,可以周期分之,期期必绘之以浓墨重彩,于浮沉不定中渐臻成熟。况,生命之可悲在汝徒存世之多年,碌碌无为也,难以发潜力之能,求取功名;难以借闪闪星火,亮照人生!

  生命之险变,何可胜数,然既浸之多岁,亦不足道哉。遂令凡人之躯,役使于周遭之道,细思之,甚美矣。汝以凡人之思,虑生命当以何如,殊不知生活并不以凡人之思行之,当此之间,问题即至,烦恼即来,汝伤神绝望亦难免之!

  人之生命,诚贵也,犹当存之以存,经其未经,学其可学,于分秒之刻添其义,莫以分秒之短,略之也!

  生命之路以其不定漫延至岁末终老,君又赋之以何义?当繁华过往皆随时光凋残,君能否以生命之吉光片羽捧之,纳之,惜之。

  生命以事件串接,事件以瞬间相缀。手执瞬间之贵,拥持心中之神,生之华彩尽显,千秋万代永存!

  君曾想过,当汝百年之后,希冀他人以何言相送?——言此人一生堪称伟大抑是此人将被永久缅怀或为其它。生命之奇在于生前事业死后常在,正似投资谋后代以利。概君若扪心深察,亦将驱于生命之奇,寻一人生目标,为其奋斗,及至功成名就,传扬天下,死后亦不被人所铭。

  可曾展望,君仙逝后,他人或以敬畏之心怀君之名或刻君于石碑之上,供后辈仰之?抑是身虽为凡人,然以拥不凡之名或乃更甚为今生之求。

  生于今夭于明的孩童有之,天赋爱因斯坦之才然于生之日殇于疾的亦有之。生命之奇遇在其不定,吾辈灯尽油枯之日亦非以耄耋之年冠之。在世之日,可以周期分之,期期必绘之以浓墨重彩,于浮沉不定中渐臻成熟。况,生命之可悲在汝徒存世之多年,碌碌无为也,难以发潜力之能,求取功名;难以借闪闪星火,亮照人生!

  生命之险变,何可胜数,然既浸之多岁,亦不足道哉。遂令凡人之躯,役使于周遭之道,细思之,甚美矣。汝以凡人之思,虑生命当以何如,殊不知生活并不以凡人之思行之,当此之间,问题即至,烦恼即来,汝伤神绝望亦难免之!

  人之生命,诚贵也,犹当存之以存,经其未经,学其可学,于分秒之刻添其义,莫以分秒之短,略之也!

  生命之路以其不定漫延至岁末终老,君又赋之以何义?当繁华过往皆随时光凋残,君能否以生命之吉光片羽捧之,纳之,惜之。

  生命以事件串接,事件以瞬间相缀。手执瞬间之贵,拥持心中之神,生之华彩尽显,千秋万代永存!

  君曾想过,当汝百年之后,希冀他人以何言相送?——言此人一生堪称伟大抑是此人将被永久缅怀或为其它。生命之奇在于生前事业死后常在,正似投资谋后代以利。概君若扪心深察,亦将驱于生命之奇,寻一人生目标,为其奋斗,及至功成名就,传扬天下,死后亦不被人所铭。

  可曾展望,君仙逝后,他人或以敬畏之心怀君之名或刻君于石碑之上,供后辈仰之?抑是身虽为凡人,然以拥不凡之名或乃更甚为今生之求。

  生于今夭于明的孩童有之,天赋爱因斯坦之才然于生之日殇于疾的亦有之。生命之奇遇在其不定,吾辈灯尽油枯之日亦非以耄耋之年冠之。在世之日,可以周期分之,期期必绘之以浓墨重彩,于浮沉不定中渐臻成熟。况,生命之可悲在汝徒存世之多年,碌碌无为也,难以发潜力之能,求取功名;难以借闪闪星火,亮照人生!

  生命之险变,何可胜数,然既浸之多岁,亦不足道哉。遂令凡人之躯,役使于周遭之道,细思之,甚美矣。汝以凡人之思,虑生命当以何如,殊不知生活并不以凡人之思行之,当此之间,问题即至,烦恼即来,汝伤神绝望亦难免之!

  人之生命,诚贵也,犹当存之以存,经其未经,学其可学,于分秒之刻添其义,莫以分秒之短,略之也!

  生命之路以其不定漫延至岁末终老,君又赋之以何义?当繁华过往皆随时光凋残,君能否以生命之吉光片羽捧之,纳之,惜之。

  生命以事件串接,事件以瞬间相缀。手执瞬间之贵,拥持心中之神,生之华彩尽显,千秋万代永存!

  君曾想过,当汝百年之后,希冀他人以何言相送?——言此人一生堪称伟大抑是此人将被永久缅怀或为其它。生命之奇在于生前事业死后常在,正似投资谋后代以利。概君若扪心深察,亦将驱于生命之奇,寻一人生目标,为其奋斗,及至功成名就,传扬天下,死后亦不被人所铭。

  可曾展望,君仙逝后,他人或以敬畏之心怀君之名或刻君于石碑之上,供后辈仰之?抑是身虽为凡人,然以拥不凡之名或乃更甚为今生之求。

  生于今夭于明的孩童有之,天赋爱因斯坦之才然于生之日殇于疾的亦有之。生命之奇遇在其不定,吾辈灯尽油枯之日亦非以耄耋之年冠之。在世之日,可以周期分之,期期必绘之以浓墨重彩,于浮沉不定中渐臻成熟。况,生命之可悲在汝徒存世之多年,碌碌无为也,难以发潜力之能,求取功名;难以借闪闪星火,亮照人生!

  生命之险变,何可胜数,然既浸之多岁,亦不足道哉。遂令凡人之躯,役使于周遭之道,细思之,甚美矣。汝以凡人之思,虑生命当以何如,殊不知生活并不以凡人之思行之,当此之间,问题即至,烦恼即来,汝伤神绝望亦难免之!

  人之生命,诚贵也,犹当存之以存,经其未经,学其可学,于分秒之刻添其义,莫以分秒之短,略之也!

  生命之路以其不定漫延至岁末终老,君又赋之以何义?当繁华过往皆随时光凋残,君能否以生命之吉光片羽捧之,纳之,惜之。

  生命以事件串接,事件以瞬间相缀。手执瞬间之贵,拥持心中之神,生之华彩尽显,千秋万代永存!

  君曾想过,当汝百年之后,希冀他人以何言相送?——言此人一生堪称伟大抑是此人将被永久缅怀或为其它。生命之奇在于生前事业死后常在,正似投资谋后代以利。概君若扪心深察,亦将驱于生命之奇,寻一人生目标,为其奋斗,及至功成名就,传扬天下,死后亦不被人所铭。

  可曾展望,君仙逝后,他人或以敬畏之心怀君之名或刻君于石碑之上,供后辈仰之?抑是身虽为凡人,然以拥不凡之名或乃更甚为今生之求。

  生于今夭于明的孩童有之,天赋爱因斯坦之才然于生之日殇于疾的亦有之。生命之奇遇在其不定,吾辈灯尽油枯之日亦非以耄耋之年冠之。在世之日,可以周期分之,期期必绘之以浓墨重彩,于浮沉不定中渐臻成熟。况,生命之可悲在汝徒存世之多年,碌碌无为也,难以发潜力之能,求取功名;难以借闪闪星火,亮照人生!

  生命之险变,何可胜数,然既浸之多岁,亦不足道哉。遂令凡人之躯,役使于周遭之道,细思之,甚美矣。汝以凡人之思,虑生命当以何如,殊不知生活并不以凡人之思行之,当此之间,问题即至,烦恼即来,汝伤神绝望亦难免之!

  人之生命,诚贵也,犹当存之以存,经其未经,学其可学,于分秒之刻添其义,莫以分秒之短,略之也!

  生命之路以其不定漫延至岁末终老,君又赋之以何义?当繁华过往皆随时光凋残,君能否以生命之吉光片羽捧之,纳之,惜之。

  生命以事件串接,事件以瞬间相缀。手执瞬间之贵,拥持心中之神,生之华彩尽显,千秋万代永存!

  君曾想过,当汝百年之后,希冀他人以何言相送?——言此人一生堪称伟大抑是此人将被永久缅怀或为其它。生命之奇在于生前事业死后常在,正似投资谋后代以利。概君若扪心深察,亦将驱于生命之奇,寻一人生目标,为其奋斗,及至功成名就,传扬天下,死后亦不被人所铭。

  可曾展望,君仙逝后,他人或以敬畏之心怀君之名或刻君于石碑之上,供后辈仰之?抑是身虽为凡人,然以拥不凡之名或乃更甚为今生之求。

  生于今夭于明的孩童有之,天赋爱因斯坦之才然于生之日殇于疾的亦有之。生命之奇遇在其不定,吾辈灯尽油枯之日亦非以耄耋之年冠之。在世之日,可以周期分之,期期必绘之以浓墨重彩,于浮沉不定中渐臻成熟。况,生命之可悲在汝徒存世之多年,碌碌无为也,难以发潜力之能,求取功名;难以借闪闪星火,亮照人生!

  生命之险变,何可胜数,然既浸之多岁,亦不足道哉。遂令凡人之躯,役使于周遭之道,细思之,甚美矣。汝以凡人之思,虑生命当以何如,殊不知生活并不以凡人之思行之,当此之间,问题即至,烦恼即来,汝伤神绝望亦难免之!

  人之生命,诚贵也,犹当存之以存,经其未经,学其可学,于分秒之刻添其义,莫以分秒之短,略之也!

  生命之路以其不定漫延至岁末终。

无极3手机版

当前网址:http://www.vanity-beach.com/jianshenyundong/2020/0124/173.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