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20 02:02

体育资讯十炒九亏?这一届炒鞋者是“巴菲特”

  人们常说“十炒九亏”是投资的一个普遍现象,那么2019年这些炒鞋圈里的年轻人到底赚了多少钱,他们是鞋圈的“巴菲特”还是“韭菜”?

  2019年,一个“炒”字贯穿了整个鞋圈,一双发售价只有1000元的球鞋转手价可高达4万元,一批年轻人怀揣着暴富梦在炒鞋圈里“厮杀”,还有一批年轻人已黯然离场。人们常说“十炒九亏”是投资的一个普遍现象,那么2019年这些炒鞋圈里的年轻人到底赚了多少钱,他们是鞋圈的“巴菲特”还是“韭菜”?

  王晓伟(化名)是一名在校大学生,中学时期他就喜欢上了球鞋,曾经收藏了多款限量版球鞋。在一次鞋圈的交流中,有人高价购买了他的鞋。通过这次交易,小小年纪的他就赚了近3万元。从此,他经常关注篮球鞋的发售信息。上了大学之后他干脆加入了排队买鞋的队伍。“发售的球鞋都是限量的,有的球鞋还限定了地区,如果能原价拿到球鞋,那一定会赚钱”。他当时这样想。

  然而,事情进展得并不顺利。“到现在为止我还是亏着的,大概亏了2万元。钱主要是从同学那里借来的,我现在每天从父母给的生活费里省出一部分还给同学,大概今年6月能还完”。他苦笑着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一次走运不代表次次都能走运,我听到一些信息透露阿迪达斯的‘黑天使’要涨价,于是我买了五双,但最后也没涨价,砸手里了。”

  不只是王晓伟这样的学生,已成为白领的孙乐也加入到了炒鞋的队伍。“我属于只想‘暴富’的那一类”。孙乐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很多人都是痴迷球鞋才进行炒鞋的,我对球鞋本身没有什么执念,就是为了赚钱。城市生活压力很大,光靠工资难以满足我在一线城市的物质需求。”

  不像王晓伟只有几万元的炒鞋资金,孙乐准备了约20万元。“这是我准备找女朋友过日子的钱。在炒鞋的过程中我承认自己有赌博心态,正所谓‘富贵险中求’嘛!但是由于我不懂球鞋,只是听某些消息说哪双鞋有可能涨价就高价买了。但后来转手不成功,只卖了一小部分,很大一部分即使降到很低的价格也没能卖掉,比如乔丹的‘黑红’、阿迪达斯的‘椰子满天星’。总体算下来,到目前为止还亏了5万元”。

  那到底什么样的人能通过炒鞋赚钱?当中国商报记者向上述受访人员提出这种疑问时,他们的回答都斩钉截铁:“肯定有人赚到钱了,但我没见过。”在他们看来,很早进场的那一批人赚到了钱,而且数额很大,自己没赚到钱只是运气不好而已。

  “如果还有重来的机会,我还是会选择炒鞋,因为这种钱赚得太容易了,不过我会比以前理智很多。”孙乐说。王晓伟则表示,收集自己喜欢的球鞋,单纯地热爱自己喜欢的东西更快乐,提心吊胆的日子他真的过够了。

  据中国商报记者了解,像王晓伟和孙乐这样的例子不在少数,他们都是听到了某些所谓的内幕后决定豪赌一把。那么,在这轮炒鞋浪潮中,是谁在推波助澜?

  某球鞋交易平台鞋款鉴定师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在发售前或发售初期,一些鞋贩会发动水军来高价求鞋,制造 一鞋难求的假象。然后利用消费者的从众心理、跟风心理进行炒鞋。

  据了解,炒鞋者一般分两类:一类是通过官方渠道抢鞋,并在市场上售卖赚利差的散户,例如王晓伟和孙乐;另一类是通过大量扫货、提拉价格等方式左右市场价格的庄家。庄家要对市场有敏锐的判断,加剧供求不平衡。在这套炒作体系中,扫货是关键。男款的40码-45码、女款的36码-37.5码,被称为“黄金尺码”,是庄家扫货的主要对象。庄家只需要买断一两个“黄金尺码”就可以提高球鞋的价格,并拉动其他尺码的价格上涨,从而把控整体价格。

  中国商报记者还了解到,明星示范效应也会推动炒鞋热潮。据报道,明星们上节目穿过的联名款球鞋,第二天在国内潮流单品交易平台得物App(原名为毒App)上每双可以涨价1000元左右。

  以阿迪达斯的Yeezy(俗称椰子)系列为例,多年以来,该系列一直都是球鞋市场中的“宠儿”。2015年,原价每双200美元的yeezy,在转卖市场价格基本稳定在900美元,最贵的一双鞋更是常年稳定在1800美元之上。

  此外,品牌商的限量发售策略也推动了炒鞋热潮。在电商战略分析师李成东看来,球鞋涨价的关键在于限量。炒鞋和囤茅台酒类似,消费者看中的是它们的稀缺性。

  据报道,耐克等品牌商能较为精准地预测出市场上消费者对某款产品的需求量,进而控制市场上新品的货量。他们不断制造话题,将这些限量款产品的话题度炒热,紧接着开始换配色加大货量发售,以此达到盈利的效果。另外, 炒鞋可以营造出一种鞋市繁荣的景象,这对品牌价值塑造具有一定的好处。

  全球知名第三方数据分析机构艾媒咨询的一份报告显示,2019年全球二手球鞋市场规模已达到60亿美元。其中,中国二手球鞋转售市场规模已超过10亿美元。

  在鞋贩和品牌商的助推下,很多炒鞋圈的“小白”身处迷雾,难以看到真实的市场需求,只能以失败告终。而最近频繁爆出“一大学生因炒鞋亏了200万元,还被人告了”等消息,让鞋贩、交易平台一时间成为众矢之的。

  去年7月,得物App发布了倡议书,号召“鞋穿不炒”、理性消费。得物App表示,广大用户、潮人与交易者应当尊重球鞋文化、远离炒卖行为,得物App将优化平台治理、完善赔付机制等措施来杜绝炒鞋行为。

  去年8月,得物App还上线了新的交易规则,规则中明确了对恶意炒鞋卖家的严格处罚,以及给买家切实权益的赔付等补偿措施。

  此外,人民日报海外版、新华社等官方媒体也做出了跟进报道,号召社会“构建理性的球鞋市场与交易环境”。

  服装行业专家刘亮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任何投资品都有共同的特征,那就是能够鉴别真伪。然而,目前市面上的球鞋可能连真假都很难鉴别。

  刘亮表示,各大运动品牌基本上只负责设计环节,成品全都由代工厂生产,即使是现在被炒红的乔丹系列也是委托生产,这意味着这种产品有作假的可能性,并且有可能和正品一模一样。品牌专柜不提供鉴定服务,一些鉴定师的资质也值得怀疑,所以一双被热捧的球鞋可能连正品都不是,不具备溢价能力,更没有炒作的价值。

  此外,刘亮认为,鞋圈是一个小众市场,一个小众市场突然火爆起来,这背后也有可能是资本在推动,加上目前网络媒体的传播速度非常快,传播范围非常广,让一些年轻人产生了错觉,误以为这是一个趁机捞金的好时机。一旦资本撤出,泡沫破裂,这些风险到最后都要由这些盲目跟风的消费者来承担。

  “一夜暴富只是神话”。刘亮表示,“对于年轻人来说,合理地投资理财是可以的,但是不应该跟风炒作,尤其是在自己的资金储备较少、体育资讯抗风险能力较差的时候。”

   无极3手机版下载|无极3【官网注册】
    无极3手机版下载,无极3官网,无极3注册,无极3官网注册

上一篇:一骑绝尘 Lululemon再度上调季度业绩

下一篇:400所高校300万师生5倍增长……腾讯智慧高校发布

 网站地图